★ 食、衣、住、行、教育「新台灣幫」的上海經驗

記者仇佩芬/專題報導

這一波人才外移既被稱做「移民」,表示這些員工不再是單身赴任,而是攜家帶眷。過去台資企業多會為單身赴任的員工準備宿舍,這些台籍幹部住在宿舍裡只能彼此打氣,一起等著半年回家探親一次。現在為了讓員工願意到大陸去,企業提供的居住條件更為寬鬆:一方面公司可以代為找合適的房子,和其他人住在同一個區域,彼此有個照應;挑剔一點的人,可以自己找喜歡的房子,由公司提供房租津貼。

財力雄厚的企業,在當地租地建宿舍的也不在少數。如宏鼎證券在上海就有一個小小的社區「紅典公寓」,供給台籍員工居住。

現在為了吸引更多外商進駐,快速國際化的上海,確實為外來的白領階級下了番功夫。

聰明的房地產商也順應政策,在浦東興建高級住宅區,湯臣集團的住宅區是其中最大手筆的。裡面四層樓歐式豪宅當然是留給企業大老闆的。

這些住宅區豪華程度,遠遠超過虹橋的住宅區。住宅區居民不但有嚴密的警衛保護,還可享受高爾夫球場和俱樂部;只是礙於浦東硬體建設不足,缺乏醫院、學校、超市等生活必備設施,加上距離上海市區又遠,因此入住率不高。但是建商自信滿滿地表示,張江和金橋科技園是把上海帶往高科技城市的動力,為了吸引企業投資,上海市政府一定盡可能完善浦東的生活設施。現在上海已經把最大的自然公園放在浦東,接下來國際學校、大型醫院、大型超市都會一一完成;隨著高科技業來到浦東的專技人才,將會把浦東變成上海的第二都心。

在生活細節上,一般中階幹部自然不可能人人有專屬司機和佣人,但以當地所得來說,僱用鐘點「阿姨」整理家務絕對不成問題。但是有佣人可不見得就可以輕鬆過日子。台灣和大陸的文化差異,不但會引起台商和大陸員工的勞資問題,也經常成為台灣人和這些「阿姨」們爭執的原因。阿姨的廚藝、衛生習慣、工作態度,都是台灣人聚會的熱門話題。

而子女的教育問題更早已是大陸台商常掛在嘴邊的「迫切需求」,如今隨著攜眷的台籍幹部越來越多,這個問題也更為突出。於是在台商聚集的區域,國際學校成為最好的選擇。國際學校固然能夠培養小孩的國際觀,但是課程與台灣不同,常讓台商回國之後面臨子女教育無法銜接的困擾。

除了居住環境,生活的適應問題還包括心理調適。台灣人多自成小圈圈,使得台商聚集的城市,多會有「台灣街」的聚落出現。上海的虹橋古北小區就是上海有名的「台租界」。以「租界」稱之,顯示這個聚落的生活水準和生活型態,和城市的其他區域有明顯的不同。這樣的差異,讓上海人與台灣人在工作或生活上,多少有些摩擦。

上海人稱台灣白領族為「新台灣幫」,以區別過去到上海打天下的台灣人。對聽不懂上海話的台灣人,上海實在不是一個親切的城市。早期對來自資本社會的台灣人,多少有幾分敬畏。幾年下來發現不是每個台灣人都多金;而多金的台灣人裡又有一票「俗擱有力」卻沒什麼本事的暴發戶,上海人開始瞧不起台灣人,稱台灣人為「台巴子」。台灣人的積極、敦厚,上海人的精打細算,在彼此眼中都可能成為缺點,也成為工作和生活上摩擦的主要來源。

上海的台灣人越來越多,圈子也越來越大。有的人甚至誇張地說,在台北幾年見不著一次面的朋友,在上海街上晃一晃就可以遇上。

在承平時代,鄉土意識甚至國家觀念,都不如維持生活條件來得實際。為了事業追求更大的發展空間,為了生活追求更安適的環境,即使是仍處於政治對立的大陸,一樣是移民選項。要是政府袞袞諸公以為,現代人還有「人親不如土親」的觀念,還以此呼籲台灣企業共體時艱,根留台灣,甚至有意無意做出「敵視」台商的政策建言,恐怕無論如何也留不住台灣企業和台灣民心。

上一頁  下一頁

udnjob.com
專題首頁 台商專區 訂閱相關電子報 我想去大陸工作 看看大陸工作機會